乳腺癌

乳腺癌是女性常見的惡性腫瘤之一,全世界每年有120萬婦女發生乳腺癌,約有50萬婦女死於乳腺癌。

乳腺癌的發病率

乳腺癌的發病率在世界上存在較大差異性,中國、日本等亞洲國家明顯低於歐洲和北美。在西方國家,乳腺癌佔女性的第一位,在我國的大部分地區目前尚屈居第二位,但據北京市1980年的統計,乳腺癌的發病率已居女性腫瘤發病率之首位,上海市1988年統計則位居第二。其他亞洲國家亦大致如此。亞洲國家發病率最高的是菲律賓、最低的是韓國,詳見下列表3及世界各地發病率比較圖。

表3   1988~1992年部分亞洲國家和地區乳腺癌發病率



图片





乳腺癌在發病年齡上的特徵是,在西方國家隨年齡的增加而增加,曲線呈無高峰坡形,最高達70~80歲;而我國和日本的發病年齡呈高峰形,峰值在45~55歲,臺灣衛生署的最新統計乳腺癌爲25~44歲女性的頭號殺手,且罹病年齡日趨年輕化。說明東方國家和地區乳腺癌的發病年齡普遍的較西方國家年輕。

發病率差異的原因,一般學者認爲存在種族、遺傳因素,有些學者則強調環境和生活習俗等外界因素。

病因

乳腺癌的真正病因尚不清楚,但已知有許多因素能夠影響乳腺癌的發生和發展,常稱之爲致病因素。如遺傳因素、內分泌因素及常與臨床上有關的“易感因素”等。

一、遺傳因素

乳腺癌遺傳病因的提出,是因爲發現人群中的乳腺癌有遺傳易感性的存在,其具體表現爲“家族性聚集”。家族性乳腺癌具有發病早,第二代比第一代提早10年,雙側高危並常伴有其他部位癌瘤的發生等特徵。

二、分泌因素

乳腺組織是多種激素作用的靶器官,乳腺腺體癌變的發生與內分泌功能紊亂有一定的關係,且較複雜,雖然孕激素和雄性激素有重要的影響,但起主要作用的還是雌性激素。

(1) 女性與男性乳腺癌的發病率爲100:1

(2) 乳腺癌常發生在婦女中年後期

(3) 月經初潮早及絕經期晚的婦女有較高的發病率

(4) 卵巢功能低下或不發育者幾乎不發生乳腺癌

(5) 卵巢切除後可以減少乳腺癌發病

(6) 早年妊娠、哺乳對乳腺癌有預防作用。

三、易感因素

在臨床上發現不少乳腺癌患者與以下情況有關,常稱之爲乳腺癌發病的“易感因素”。在臨上有一定的參考意義。

(1) 年齡:40~50歲爲我國婦女乳腺癌的高發病年齡組,約佔全部患者的75%,較國外的發病年齡早10年。20歲下以發病的極少見。

(2) 月經情況:初潮年齡小於12歲及閉經遲於55歲者;月經周期不正常,曾患功能性子宮出血或子宮體腺癌者;絕經後顯著肥胖,伴有糖尿病或甲狀腺功能低下者,乳腺癌發病均有增高趨向。

(3) 婚育關係:年齡超過40歲未婚、未孕或第1胎足月産大於35歲者。產後未曾哺乳或單側哺乳者,則另側乳腺癌發病的危險增高。

(4) 家族史:家族中有乳腺癌患者,特別是直系親屬,則該發病比一般人群高。

(5) 乳腺癌病史:曾患有單側乳腺癌者或慢性乳腺囊性增生病或乳頭狀瘤者,則對側乳腺癌發病率較正常人高。

(6) 放射線照射:因故曾多次行X線胸部透視或攝片者。一般認爲乳腺接受射線劑量在90cGy以上者,乳腺癌發病率增高2~4倍,發病年齡也提前。

(7) 膳食種類:諸多文獻報道,日常食用肉類,特別是牛羊肉及甜食、高脂肪高蛋白飲食者,乳腺癌發病率與之成正相關。

病理分類

由乳腺各級導管及腺泡上皮發生的惡性腫瘤統稱乳腺癌。1981年世界衛生組織制定了乳腺癌的國際組織學分類,將乳腺癌分爲非浸潤性癌、浸潤性癌和乳頭派傑氏(Paget’s)病。

一、非浸潤性癌

非浸潤性癌即原位癌,包括小葉原位癌和導管內癌,預後極好。前者病變微小,診斷困難,常在病理活檢標本中偶而發現,多爲雙乳發病,約35%最終發展爲浸潤性癌;後者瘤體可達一定大小,常爲多源性,易於診斷,約70%的患者在活檢時發現爲浸潤性癌,且約1%~3%有淋巴結轉移。

二、浸潤性癌

浸潤性癌包括浸潤性導管癌、浸潤性小葉癌、黏液腺癌、髓樣癌、乳頭狀癌、腺管樣癌、分泌型癌、大汗腺癌、鱗狀細胞及梭形細胞癌等。一般統稱爲非特殊性乳腺癌,約佔乳腺癌的60%以上。

三、乳頭派傑氏(Pagets)病

又稱濕疹樣癌,約佔乳腺癌的3%。一般表現爲乳頭及其周圍皮膚有鱗屑伴分泌物,乳頭的任何部位可呈裂隙狀並見有紅色肉樣組織,進一步發展則病變呈晚期浸潤性乳腺癌。單純性的Paget’s病預後佳。

症狀與體徵

一、腫塊

爲最常見的體徵,約80%的乳腺癌患者以此就診,多爲患者無意中觸知,無任何症狀。

1. 部位   外上象限是好發部位,約1/3的乳腺癌發生於此,這可能是因爲該象限腺體佔整個乳房腺體的份量最大,故而腫瘤發生率也最高,是臨床檢查的重點部位。

2. 大小   臨床所見大小不一,以2~5cm者居多,約佔可手術乳腺癌的70%,2cm以下和5cm以上者各約15%。隨對早期癌的重視,臨床上觸不到的T0癌也在逐漸增多。

3. 數目   多爲一側乳房內單發,偶見多發或雙側乳房同時發生的原發癌。

4. 硬度   多爲實性腫塊,較硬;髓樣癌因富於細胞而呈中等硬;個別病理類型如囊性乳頭狀瘤也可呈囊性。如癌瘤體積較小或位於乳房深部,則不易觸清其硬度。

5. 形態及邊界   多表現爲不規則球狀腫物,表面結節感,邊界不清。有的癌竈呈片狀或局限性增厚狀生長,須注意鑒別。

6. 活動度   與良性腫瘤相比,活動度相對較差,如腫瘤累及胸大肌筋膜甚至肌肉時,則令患者雙手叉腰使胸大肌收縮時,腫塊活動度更差;如累及胸壁,則可固定而不被推動。

二、患側乳房皮膚

一般早期或部位較深的腫瘤,其表面皮膚多無明顯異常。位於腺體淺層離皮膚較近或較晚期的癌瘤,可引起各種相應的皮膚改變:

1. 皮膚黏連   是癌症侵犯了腺體和皮膚的Cooper韌帶,使之失去彈性、短縮、向深面牽扯皮膚所致,輕者表現爲“酒窩徵”,重者可呈皮膚凹陷。即使是早期的微小癌竈,腫塊並不明顯,但當其位置較淺時,也常出現上述體徵,必須給予注意。

2. 皮膚水腫   當癌瘤侵犯淋巴管或癌栓堵塞淋巴管時,均可造成相應區域的皮膚水腫,表示癌細胞已進入淋巴迴圈,皮下淋巴迴圈受阻所致,發生遠處轉移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已屬晚期表現。水腫嚴重時,使毛囊孔張大,形成“橘皮樣變”。

3. 淺層靜脈曲張   多見於直徑10cm以上的癌瘤或肉瘤,膨脹壓迫使乳房表皮變薄,豐富的血運則表現爲靜脈曲張。

4. 類炎性表現   癌瘤除伴發感染外,也有的皮膚紅腫是炎性乳腺癌引起,表示癌瘤發展迅猛,但熱、痛等全身炎症症狀常不明顯。

5. 皮膚潰瘍   癌瘤向乳房表面侵透皮膚時即發生潰瘍,常滲血,甚至壞死感染。屬晚期表現。

6. 衛星結節   屬晚期表現,主要是原發癌竈的癌細胞沿皮下淋巴管向四周擴散,形成多個小結節,直徑數毫米、突出皮表、色紅。結節較多較緻密時,隨病情進展可互相融合成片。

三、乳頭的變化

1. 乳頭表皮脫屑、糜爛多見於派傑氏病。此處括片細胞學檢查或活檢爲陽性。

2. 乳頭回縮、固定多見於中央區乳腺癌,早期即可引起乳頭回縮。發生在乳暈區以外的癌竈,因軟組織硬化攣縮,可使乳頭回縮、扭向,將乳頭拉向癌竈方向。要注意與乳頭先天性發育不良或乳暈慢性炎症所引起的乳頭回縮進行鑑別。

四、乳頭溢液

除生理性溢液外,溢液的病因主要有2類:

1. 內分泌因素

垂體等內分泌腺異常及服用吩類藥物等均可引起血內催乳素水平升高而引起乳頭溢液,多爲乳汁樣或漿液性。

2. 腫瘤類疾病因素

主要有大導管乳頭狀瘤、乳頭狀瘤病、囊性增生病和乳腺癌等。

(1) 大導管乳頭狀瘤:因位於鄰近乳頭的大導管內,故易有溢液,約2/3爲血性,多爲單發及單管口溢液。

(2) 乳頭狀瘤病:是發生於中小導管的良性腫瘤,但生長活躍,應視爲癌前病變,溢液性狀與大導管乳頭狀瘤相似。

(3) 囊性增生病:病理學上有導管囊腫形成,約50%會發生乳頭溢液,多爲漿液性。

(4) 乳腺癌:值得注的是,不少早期病例,雖然瘤很小,甚至臨床上未能觸及腫塊,即可發生乳頭溢液,尤其是血性溢液者,半數以上爲乳腺癌。

 五、乳房疼痛

約1/3的病患伴有乳房疼痛或脹感不適,除癌瘤直接侵犯神經外,其他原因尚不明。疼痛程度亦與癌瘤分期及病理類型等無明顯相關。但要注意的是臨床上絕經後婦女發生乳房疼痛者,乳腺癌的檢出率增高。

六、區域淋巴結轉移

1. 同側腋窩淋巴結

乳腺癌確診時約有半數已發生該處轉移,受累淋巴結0.5釐米至數釐米不等,重者可引起疼痛及患側上肢水腫。臨床檢查有一定誤差,假陰性和假陽性可達20%以上,最後須經病理確定。

2. 胸骨旁(內乳)淋巴結

該處淋巴結臨床上不易檢查,CT或MRI檢查有一定幫助。腋淋巴結陰性時,內乳淋巴結受累率9.8%,腋淋巴結陽性時則高達43%。癌竈位於乳房中內部時該處受累率最高。少數晚期患者可見胸骨旁隆起一固定瘤結。

3. 鎖骨上淋巴結

多爲腋下淋巴結受累後進展而來,少數可由原發癌直接穿胸肌和鎖骨下而至,爲一晚期體徵。

七、血行轉移

好發部位爲骨、肺、肝、胸膜、皮膚、腦、卵巢、心包等,早期不易發覺,出現相應症狀時多已較晚。

檢查與診斷

近年多採用數種方法聯合檢查,可提高診斷效果,據報道診斷符合率可達92.6%。

 一、病史

對乳房腫塊,疼痛,乳頭溢液,糜爛等,其發展速度、與月經期、妊娠或哺乳的關係等;既往乳腺有無炎症、外傷、良惡性腫瘤或增生性疾病及檢查、診斷和治療的經過;以及直系親屬中有無罹患惡性腫瘤,尤其是乳腺癌者均要詳細詢問與記錄。

二、乳腺及乳頭的檢查

1. 視診:採取坐位,脫去上衣,目測雙側乳頭外形及是否對稱,有否局限性隆起、乳房收縮上移或局部凹陷和表皮有無脫屑及糜爛等;乳房皮膚有無酒窩徵、水腫、紅腫、靜脈擴張、衛

星結節及潰破等。

2. 觸診:患者一般取坐位。乳房肥大下垂或腫物位置較深難以觸清時,可取仰臥檢查。手法必須輕柔,過力按壓有可能會促使癌細胞向周圍浸潤,甚至進入淋巴或血循環而造成遠處轉移。檢查宜用掌指部平按於乳房上,順或逆時針方向循序進行全乳房觸診,對較小或深在病竈,可再行指尖仔細觸查。

3. 腫物檢查:發育正常的乳房,其內含之腺體均有一定厚度、軟韌,有不同程度的小結節感,呈全乳房均勻分佈。所謂的腺體增厚,乃指乳腺某部位較局限性增厚,一般呈片狀,範圍可大可小,無法清楚測量,軟韌度與正常腺體相似。所謂腫塊,乃指有可測量邊界之結節,多爲單發性。檢查時要注意:

(1) 部位:乳房的四個象限及中央部共5個區,病竈部位按區域劃分,若病竈跨兩個區,則以病竈中心所在部位爲主。

(2) 大小:測量病竈的2個相垂直的最長徑,可能時也測其厚度(B超等)。

(3) 個數:多爲單個,多個時須明確其所在部位及大小。

(4) 形狀:分片狀、條索狀、不規則結節狀、結節融合狀等。

(5) 邊界:是否清楚及表面是否光滑。

(6) 硬度:分軟、韌、硬或囊性。

(7) 活動度:分良好、差或固定,與病變向周圍侵犯或擴張有關。

(8) 表面皮膚:用拇指和食指對合可查出是否與皮膚黏連。如皮膚已受累,則會與病竈緊密相連,不可分開。

4. 乳頭檢查

(1) 活動度:用手指輕輕牽拉乳頭,可查知乳頭是否與深處組織或病竈黏連或固定。

(2) 乳頭溢液:自乳腺四周向乳頭根部輕輕推壓,如發現溢液,須查明溢液管口的部位,一般與相應方向的病竈所在象限相對應,亦須查明是單管口還是多管口以及溢液的性狀(如漿液、乳汁性、膿性或血性等),並行溢液塗片細胞學和腫瘤標誌物等檢查。

5. 淋巴結檢查:包括腋窩及鎖骨上淋巴結的檢查,如觸知腫大淋巴結,應查明部位、大小、個數、硬度、活動度及與周圍組織的黏連融合,是否壓痛等。

三、乳腺X線攝影檢查

乳腺X線檢查對多種乳房疾病具有較好的敏感性和特異性,對乳腺癌的診斷符合率可達90%以上,是目前最有效、最可靠的診斷方法。

1. 乳腺鉬靶X線攝影

乳腺癌常見的鉬靶X線表現包括直接徵象和間接徵象。

(1) 直接徵象   是乳腺癌癌竈本身所形成的影像。其腫塊陰影是最常見、最基本的X線徵象,臨床乳腺癌中85%~90%的病例可見不同形態的緻密塊影。臨床觸診的腫塊大於X線上的腫塊是惡性腫瘤的重要徵象之一。尚見有惡性鈣化竈,據統計40%乳腺癌患者的X線片中有鈣化出現。因此,各種形態的鈣化是乳腺癌的重要特徵之一。

(2) 間接徵象   是乳腺癌癌竈周圍繼發性改變所形成的影像,包括血管異常相、透亮杯影、厚皮徵、大導管相、牛角徵及塔尖徵等,用於乳腺癌的輔助診斷,特別是塔尖徵爲乳腺癌的重要特徵。

2. 乳腺導管造影

乳腺導管造影是早期發現微小癌的重要方法。對乳頭溢液的良惡性腫瘤有較大的診斷價值。常見的惡性徵象主要是由於導管本身因癌浸潤、梗阻、破壞所引起的造影劑不均及大小不一的“蟲蝕徵”;斷續分佈的“斷續徵”、造影劑溢出所形成的大小不等斑片狀影的“潭湖徵”,以及癌腫侵犯、收縮、壓迫導管引致造影劑突然狹窄呈“鼠尾徵”等。

3. 乳腺囊腫內充氣造影

主要用於疑有乳腺囊性病變而須要進一步確診者,其惡性徵象爲:部分囊壁增厚、邊緣不光滑,甚至出現分葉狀等,則應首先考慮變變的可能。

 四、超聲檢查

超聲檢查對乳腺癌診斷的準確率可達80%~85%,但對1cm以下者診斷的準確率有待提高。臨床主要用於輔助X線檢查之不足。

一般來說,惡性腫塊邊界不清,呈鋸齒狀,內爲低回聲或強回聲或不均勻回聲。

五、細胞學檢查

細胞學檢查包括:細針吸取物、乳頭溢液、乳頭或腫瘤刮片及乳腺腫瘤切除標本的細胞學檢查。主要用於孤立性病變,考慮爲囊腫、良性或惡性腫瘤時。

六、活組織檢查

乳腺的任何病理性腫塊均需施以切除並明確其性質。

1. 切除活檢

一般常用方法爲將腫瘤及其周圍部分乳腺組織一併完整切除,進行病理檢查。至於切取部分腫瘤組織進行活檢,除非腫瘤過大或已破潰,否則應儘可能避免,因有促進腫瘤組織轉移之可能。

2. 穿刺活檢

用粗針吸出少量腫瘤組織進行病理檢查。

3. 冰凍切片檢查

在做好手術準備之下,將切取的腫瘤組織進行冰凍切片檢查,可迅速獲得病理診斷,爲目前最多採用術前病理診斷方法。但冰凍活檢有時有假陽性或假陰性,應以石蠟活檢爲準。

七、近紅外光透照掃描

近紅外光透照掃描是用特製光源和攝像機,將可見光和不可見近紅外光同時透照乳房所形成的圖像一同攝取,再經電腦處理顯示於熒屏上供診斷分析,而提高過去只借可見光透照對影像的肉眼識別能力。診斷準確率可達80%。

 八、生物學標誌檢查

目前開展的生物學標誌檢查有癌胚抗原(CEA)、降鈣素、含鐵蛋白、單克隆抗體CA15-3等。臨床應用尚無足夠的特異性和敏感性。

九、PCR法癌基因診斷檢查

應用K19和MUC1等可檢測出存在於體內的微小病竈。

十、激素受體檢查

目前主要用於製訂乳腺癌術後輔助治療的方案及對其預後的判斷。如雌激素受體(ER)、孕激素受體(PR)的檢查。

十一、其他檢查

1. CT掃描

可用於不能捫及的乳腺病變,行組織檢查前的定位,確定術前分期,有助於製訂治療計劃。CT掃描對縱膈、乳內淋巴結及胸骨病竈的診斷有極大的優勢。但不是常規診斷方法。

2. MRI檢查

MRI在鑑別乳腺良惡性病變及發現癌前病變方面可能有較大前景,但不能顯示微細鈣化點。目前,MRI的研究尚不能滿足臨床的需要。

分期

美國癌症研究委員會(AJCC)於1988 年與國際抗癌聯盟聯合製定的TNM分類及分期,適用於經病理證實的乳腺癌。一側乳腺含多個腫瘤時,按其最大者定T,雙側乳腺癌則要分別分類。

1. TNM分類

T(tumor) 表示原發腫瘤累及範圍,以cm計;

N(node) 表示區域淋巴結是否受累的狀態;

M(metastases) 表示遠處轉移的有與否。

 治療前的臨床分期以TNM表示,手術後的病理學分期則以pTNM表示。pTNM可提供最確切的疾病程度資料,供預測預後並據以設計術後治療策略。

2. TNM臨床分期

0期(原位癌、乳頭派傑氏病)Tis N0 M0            I期    T1 N0 M0

IIA期   T0 N1 M0    T1 N1 M0    T2N0M0             IIB期   T2 N1 M0    T3 N0 M0

IIIA期  T0 N2 M0     T1 N2 M0    T2 N2 M0    T3 N1~2 M0

IIIB期  T4 任何N M0       任何T N3 M0            IV期   任何T任何 N M1

治療

乳腺癌是全身性疾病的局部表現。以外科手術治療爲主,配合化療、放療、內分泌治療、免疫治療及中醫中藥等綜合措施。臨床上要根據個案,合理地選擇相應的治療方法。

一、外科治療

大體上分爲保守手術和根治手術兩種。

1. 保留乳房的保守手術

術式繁多、名稱混亂,但這種手術的概念均是切除癌竈及其周圍的部分正常組織。

2. Halsted經典乳腺癌根治術

這是許多種相對的乳腺癌根治術中的一種;切除皮膚、全部乳腺腺體、乳頭乳暈、胸大小肌及切除腋窩淋巴結至第3水平和胸大、小肌之間淋巴結。

乳腺癌的外科治療歷經漫長的歷史階段,手術從小到大,從原始到成熟,至1894年Halsted創建乳腺根治術,這種“根治的概念和模式”佔主導地位達半個多世紀。

50~60年代開始,由於各種仿根治術及放化療的迅速發展,促使乳腺癌的外科治療又進入由大變小的演變過程。目前西方國家以保留乳房的保守手術佔主導地位。

在我國也有相似的趨向,原則上是:原發癌可選擇保留乳房、局部切除病竈的保守手術;I期選擇保留胸大小肌的仿根治術;II期選擇保留胸大肌、去除胸小肌的仿根治術;III期則行經典根治術。

近年來對I期中願意保留乳房的患者,多行保留乳房的保守手術加術後放療。

二、化療

1. 單純化療或根治性化療

適合那些不可手術的局部晚期、轉移性或術後復發的患者。目的是通過化療控制原發、復發或轉移性病竈的發展,延長患者生命或爲患者掙取手術機會。

2. 輔助性化療

乳腺癌是全身性疾病,癌組織在乳腺導管內生長的同時,可通過血運和淋巴系統轉移至區域淋巴結和全身各器官。僅外科手術治療,復發率和死亡率極高。輔助性化療,特別是對某些癌或晚期癌有一定效果,這已無爭論。配合手術,在手術前後給予一定時間的化療,目的在於希望殺滅轉移或擴散的癌細胞或微小轉移竈,減少復發率,提高生存率。

(1) 藥物   多爲聯合用藥,最常用的是簡化的Cooper方案,即環磷醯胺、甲氨蝶呤和5-氟尿嘧啶(CMF);以阿黴素爲主的方案,如ADM、CTX等;以順鉑爲主的方案,如DDP、CTX等;以絲裂黴素爲主的方案,如MMC、CTX等。近年來新藥不斷出現,如紫杉醇等。一般多首選一線藥物,如效果不著或治療失敗,再選取二線藥物。考慮有耐藥的病例可加用增敏劑,以提高化療效果。

(2) 原則   輔助化療的劑量要足夠大、間隔要足夠短和總的化療時間不宜長。劑量要按體重或體表面積計算,劑量不足既達不到療效又易於産生耐藥性。化療間隔長,造成未殺滅的癌細胞復活,使下次的化療效果受挫。總的化療時間長,則産生耐藥性,使化療失敗。輔助化療的總時間一般爲6個月。

 三、放療

 乳腺癌的放療屬於局部控制範圍,包括根治性放療和輔助性放療2大類,但無論哪種放療,都不應單純進行,應輔助化療。

1. 根治性放療

適合於那些不可手術乳腺癌的局部控制,或合併心肺等系統疾病的手術禁忌者。照射部位應包括乳腺局部及區域淋巴結。

2. 輔助性放療

對術後病理檢查有腋下淋巴轉移者,應補加內乳和鎖上的放療,若無腋下轉移但腫塊位於內側者應補加內乳區的放射。宜在術後4~6週進行,放射總量爲45~50Gy/5週。

四、內分泌治療

女性乳腺是卵巢的靶器官。乳腺癌的浸潤、進展與卵巢、性激素密切相關。內分泌治療也是乳腺癌治療的一重要組成部分,包括卵巢切除;放療去勢;藥物去勢,即三苯氧胺(Tamoxifen)、孕酮和芳香抑制劑(Letrozole等)等;以及垂體和腎上腺切除。

雌激素受體(ER)和孕激素受體(PR)測定技術的發現,對實施和選擇上述內分泌治療非常重要。ER和PR陰性者對內分泌治療的有效率極低。詳見下表4:

表4   ER、PR情況對內分泌治療的影響



图片





五、生物治療
生物治療包括許多生物調節劑的臨床應用,如特異性免疫治療劑、非特異性免疫治療劑、介素、各種生物因數、基因、單克隆抗體等等。但並非全部生物調節劑都適用於乳腺癌,且大部分都處在研究中。

六、中醫中藥治療

中醫經絡學說認爲乳房屬胃經,乳頭屬肝經,故治療乳腺癌多從脾胃及肝論治。認爲乳腺癌爲肝鬱氣滯、脾虛濕阻、痰瘀互結所致,治當疏肝理氣,健脾祛濕。還可採用軟堅散結、活血化瘀、理氣止痛的中藥進行外敷局部腫塊。 

1. 辨證分型治療

(1) 肝鬱氣滯型   主證:兩脹痛,乳中隱核,心煩易怒,口乾咽燥,頭暈目眩,情志不舒則症狀加重,舌嫩紅苔厚白或薄黃,脈弦滑。病機:肝氣鬱結。方藥:柴胡、青皮、郁金、當歸、赤白芍、白朮、白芷各10g,茯苓、山慈菇、夏枯草、瓜蔞、土貝母、公英各15g。

(2) 脾虛濕痰型   主證:乳中結塊,腋下疼痛,神疲乏力,全身困重,胸悶脹,面色萎黃,食少納呆,舌胖大苔厚膩,脈弦滑。病機:脾陽不振,痰濕不化。方藥:人蔘、肉桂各5克,桔梗、烏藥、厚朴、白芷、當歸、芍藥、川芎、防風、蘇葉、枳殼、木通、甘草各10g,生黃蓍、土茯苓、土貝母各30g。

2. 外敷藥

外敷腫塊膏藥有太乙膏、陽和解凝膏、麝香膏等。或外敷鮮蟾皮或適量搗爛鮮蒲公英。如破潰可外敷黑將丹或用化瘀生肌粉:珍珠0.2g,爐甘石3g,生龍骨3g,輕粉1.5g,冰片0.5g,共研細末敷於潰瘍處,每日換藥1次。

預後與轉歸

乳腺癌的預後主要決定於腫瘤的生物學以及宿主與腫瘤的相互作用。這涉及到多方面因素,其相互關係錯綜複雜。對患者的預後估計要進行多方面的綜合分析,包括社會、心理因素也是不容忽視的一環。

乳腺癌的病程總體來說進展緩慢,經積極治療後大部分患者遠期療效較好,可獲長期生存。